您的位置:

首页  »  迷情校园  »  我和俏师母。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我和俏师母。
那一年,我还在县城读高中,听说新调来一个英语教师。 不过引起我们注意的并不是英语老师本人,而是他哪个漂亮的老婆即我们的师母。 第一次见师母就被师母那成熟的丰韵所倾倒。 我总觉得师母有点眼熟,原来她长得很象中央电视台主持正大综艺的王雪纯。 不过她比王雪纯身材要高一点而且也还要丰满一些。 总之师母留给我的第一印象非常妙,由此,她成为了我意淫和手淫的长期伴侣。 后来我才知道她在旅游公司当导游,已经有了一个六岁的小男孩, 真没想到她生了小孩身材依然还这么完美。 那时侯我常常想,要是能够和师母做爱那该多好啊, 我一定要疯狂的蹂躏她那丰满的臀部、柔软的乳房 轻添着她殷红的乳头在她伊伊呀呀的呻吟声中抽插她的阴道。 每次想到这里我的阴茎就涨的发痛。 真的是老天有眼,这种机会终于来了。 读高中的时候我比较喜欢运动,校篮球场和足球场上时时有我的身影出现, 在那段时期我最喜欢的运动却是遛汉冰不过我的水平也不高, 尚处于初级水平摔交的事情时有发生。 那天放学后我又到学校的汉冰室练习熘冰,忽然斜方冲过来一大一小的两个人, 勐地撞在我的身上巨大的冲击力足够让我美美的摔上一交。 我爬起来,冲口而出的“三字经”却被师母娇美的容颜给惊得收了回去, 原来是师母带着她的儿子在学熘冰。 师母红着脸连声的说: “对不起”。 当我看清撞我的人是让我魂引梦牵的师母后, 先前的火气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甚至希望师母丰满的肉体再勐烈的撞我一下。 (呵呵,不过她的儿子则可以免了,我一向没有爱屋及乌的习惯的)今天师母下身穿着一条紧身的牛仔裤, 紧身牛仔裤把她丰满的臀部曲线表现得淋漓尽致 上面穿着一件紧身的高领毛衣两个如碗形的乳房傲立在她的胸前。 这么性感的打扮看得我的阴茎又不自觉的勃起。 我一直觉得师母不但漂亮而且很会打扮,每次看见她都打扮得这么成熟性感。 师母明显感到我目光中的热力,先前脸上的红潮都还没退尽, 不过现在更加红了。 她拉了拉身边的小男孩说: “快给哥哥说对不起。” 我直到这时候才醒悟过来, 连忙说: “没事, 没事。” “师母,你也喜欢熘冰呀。” 她听我叫她师母有点不好意思。 但是知道我是她老公班上的学生后,她对我的态度明显的亲切了许多。 于是我顺势拉起小男孩的手邀请她们一起滑。 滑了一会,小男孩说他累了,于是我们熘到旁边的椅子上座了下来。 聊了一会天,我就自告奋勇的要教师母倒滑, 师母可能才开始学习熘冰劲头还比较大,于是欣然答应。 我拉着师母软绵绵的小手,居然兴奋的手心冒汗。 师母一点也没有觉察到我的异样,还是认真的跟我练习倒滑。 当滑到拐弯处的时候,我假装被什么东西拌到了, 一下坐在地上师母自然也摔入我的怀中,我顺势双手一抱, 两只手刚好抱在她丰满的乳房上我轻轻的用手搓了搓她的乳房, 可能因为生过小孩的关系她的乳房并不是很坚挺的, 摸起来软绵绵的不过很舒服而且还能感觉到她乳房上的两个小乳头。 我下面的阴茎又不争气的硬了起来,硬邦邦的抵着师母圆润的臀部。 我禁不住耸了耸下身,由于她穿的是牛仔裤, 所以她屁股顶起来并不是软绵绵的感觉。 不过我还是很兴奋。 师母明显感觉到我下面的变化,脸又红了,这次连耳朵都红了起来。 她回过头来白了我一眼。 我那时真的相当的紧张,生怕师母发火,我赶忙爬起来并把师母也拉了起来。 师母站起来后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抽回还在我手中紧握着的小手, 只是脸红红的。 我觉得她当时真的是好妩媚哟。 我不禁胆子又大了起来,我带着她继续往前滑, 我手上轻轻的用了点力把她拉到我的身边,和我靠在一起。 然后我松开她的小手,并把我的右手探视性的放在她的小蛮腰上。 她居然没有拒绝,只是向周围看了看。 我知道她是怕被人看见。 其实现在熘冰室人很多,大家都在专注的滑冰, 没有人注意到我们。 即使看见了,也以为我只是扶着她在教她熘冰呢。 她的儿子也正和旁边的一个小女孩玩得很高兴, 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和他妈妈正搂在一起。 我手上又加了点力,现在我和她紧紧的贴在一起了。 我转过头, 把嘴贴在她耳朵上说: “师母, 我早就注意你了从看见你的第一眼起,我就喜欢你了。” 她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 我看着她白皙的耳朵,用嘴轻轻添了添她的耳垂。 她身子禁不住轻颤了一下。 转过头又白了我一眼。 我把放在她腰上的右手慢慢的移到她高翘的屁股上, 来回轻轻的抚摩着我一边向前滑行一边摸着她的屁股, 有时候还用力的捏一捏。 在这段过程中,她没有说一句话,只是脸上的红潮从来没有褪过。 我胆子越来越大,把左手伸过去牵引着她的左手摸向我博起的阴茎, 当她的手碰到我博起的阴茎的时候她条件反射般的收回她的手, 我执着的再次把她的小手放在我博起的部分她这次没有收回她的手, 我的手也轻抚着她的阴部虽然隔着裤子,我依然能够感觉到她阴部的柔软和灼热。 随着我双手动作的加剧,她的身子越来越软, 几乎完全的靠在我的身上偶尔还伴随着一两声低低的呻吟。 我正想把她的牛仔裤拉练拉下,她抓住了我的手, 并低声的说: “不要这样。” 我看着她的脸,她也看着我,我知道她这次是真的不想我再进一步触摸她。 我只好老实的隔着裤子抚摩着她,她也放软了身子继续享受我的抚摩。 我不时的抚摩她的阴部和臀部,偶尔还用摸阴部的手去捏捏她丰满的乳房, 就这样抚摩着我觉得她的身子越来越软、阴部却越来越热, 而且阴部还不时的蠕动连我的手隔着她的牛仔裤就感觉到她的潮湿。 她也不时用她柔软的小手捏捏我博起的阴茎。 我们就这样的互相的抚摸着,直到她的儿子吵着要回家, 我们才分开。 当我随着她们母子走出熘冰室时,天已经快要黑了。 我知道今天是师母的老公辅导我们晚自习, 于是我走到她身后 对着她的耳朵轻轻说: “师母, 我晚上来找你好吗?”师母回过头吃惊的看着我。 “师母,我真的好想你,给我次机会好吗?”我继续恳求到。 她妩媚的笑了笑,转过身拉着小男孩走了。 看着师母婀娜多姿的背影渐渐远去,我决定今晚一定要冒险去会会师母。 为了晚上的冒险,我决定先回家填饱肚子, 养精蓄锐准备迎接晚上的挑战。 当我吃完饭回到教室,上晚自习的铃声也响了。 等了一会,英语老师陈xx抱着一捆试卷进了教室。 他说今天晚上英语测验,发完试卷后他就座在讲台上看书。 看到陈xx老师,我不禁想到俏丽的师母, 她现在是不是也在等我呢?想到这里我心里不禁热了起来。 抬头看看周围,大家都在认真的埋头做题。 可我实在没有心情做题,看着试卷上的字母D, 我不禁想起师母那高翘圆润的臀部看见字母B我又想起师母那对丰满的圣母峰。 这样过了十多分钟,我还是一个字也没有写。 我走到讲台前, 对埋头看书陈老师说: “老师, 我要上厕所。” (我想,要是他知道我是要去上他的老婆, 他是一定不会同意我去的)他头也没抬的点了点头。 我赶紧熘出了教室,向老师家跑去。 老师家在六楼,我三步并着两步的跑上六楼, 当站在老师门前揣气的时候我却没了胆量敲门, 我真的想就此打道回府。 (如果现在回去了,也就没了以后的故事,我认为除了陈老师会感谢我以外, 大家都会骂我胆小鬼的对吧?)到底还是难舍那可人的师母, 我终于硬着头皮敲了门。 等了好一会门才开,开门的是师母, 我结结巴巴的说: “师……母……, 我……能进去吗?”师母笑着说: “你真的敢来呀 你小子真的是色胆包天啊。” “谁叫师母这么漂亮呢?牡丹花下死, 做鬼也风流。” 我现在也平静了下来,并和师母开着玩笑。 师母扑哧一笑问: “我真的对你有那么大的吸引吗?”“比万有引力还大。” 我认真的回答。 “你有个女朋友吗?”师母问。 “除了你我谁也看不上。” 我乘机给师母灌迷汤。 师母笑着让开身子。 我进了屋才仔细的打量师母,她上身还是穿着那件毛衣, 不过脸上化了妆看起来妩媚动人极了。 下面换了一条牛仔裤,我猜她原来那条牛仔裤可能被自己的淫水侵湿了。 我四处打量了一番,没有看见师母的儿子,我猜他可能已经睡了。 果然师母说: “我们家小伟睡了,你看电视吧, 我给你到杯茶。” 说完就走进了厨房,我也赶忙跟着进了厨房, 看见师母正弯着腰在泡茶高翘的臀部正对着我。 我再也忍不住了,走上去抱住师母,并用发涨的鸡巴轻轻摩擦着师母的屁股, 两只手也疯狂的搓揉着师母柔软的乳房。 师母哼了一声,停下了手中的工作。 我的手从师母毛衣下面伸了进去,隔着乳罩抓住她的乳房, 她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就由我为所欲为了。 当我把师母的乳房从她的乳罩中解脱出来时, 却发现师母早以放下了手中的茶壶。 双手撑在桌子上。 直接抓住她乳房的感觉和隔着衣服抚摩的感觉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她的乳房也许因为喂过奶的缘故,并不很结实, 摸起来软绵绵的我不停的用拇指和食指捏着她的乳头, 渐渐感到她的乳头硬了起来师母也不禁随着我的动作加剧, 轻轻呻吟起来。 我索性撩起师母的毛衣,把毛衣罩在了师母的头上, 然后蹲在桌子下面捧着乳房亲起来。 师母的乳房很大很白,隐隐能够看见上面青色的血管, 指头大小的乳头呈暗红色由于爱抚的缘故,翘翘的傲立在乳房上。 我轮流的用嘴去吃师母的两个乳房,只啃得师母在衣服里发出 [恩……恩……]的声音。 我动手解开师母的牛仔裤,她的牛仔裤是如此的紧, 以至于我用了很大的劲才把它褪到臀下。 露出师母性感的黑色小内裤,黑色的内裤紧贴在师母白皙肥美的臀部, 黑白相映美丽异常。 我用手按了按师母的阴部,发现师母的内裤早就被自己的淫水湿透了, 师母也随着我的这几下动作颤抖起来。 把师母的内裤褪到臀下,因为师母紧闭着双腿, 只能看见缝状的阴部。 我用手拨了拨师母的大阴唇,她的大阴唇呈紫红色, 现在已经是非常湿润了连阴道上乌黑的阴毛上也挂着亮晶晶的淫水。 师母的阴毛并不是很茂盛,但是黑得发亮而且很均匀的分布在阴道上方, 看起来很性感。 我想分开师母的大阴唇,继续深入的研究,可牛仔裤还紧紧的箍在她的臀下, 很难分开她的阴唇。 我于是来到师母身后,抓住师母的牛仔裤向下拖, 这次师母相当的配合很快就让牛仔裤和内裤脱离了她的身体。 现在师母除了头上还套着毛衣外,其它地方完全暴露在我的目光之下。 师母雪白丰满的肉体在灯光下分外耀眼, 我不禁暗叹: “师母真是天生尤物。” 在感叹之余我对陈xx老师生出了强烈的嫉妒感, 因为这么美丽的肉体在这之前一直是他的专用品 我今天一定要打破他的这种专制。 想到这里我兴奋的无法自禁,我对着师母的阴部蹲下来, 用手分开师母紫红色的大阴唇露出她粉红色的小阴唇。 在她血红色的阴道口上方,有一个比小指头还小的小凸起, 我知道那是阴蒂是女人最敏感的地带。 我用手摸了摸它,师母不由得发出“啊~~~~啊~~~~”的声音, 我来回的搓揉着阴蒂渐渐觉得它在我的手中变硬, 师母也不断发出“啊~~~~啊~~~~~、呜~~~~呜~~~”的呻吟。 师母的阴道也变得更加湿润了,摸起来滑腻腻的。 我知道现在师母也很兴奋,我想让她更舒服一点, 就伸出舌头轻轻舔起她的阴蒂和阴道有时候还用舌头挤进师母的阴道口, 不断来回的旋转师母呻吟的声音更加急促了。 我边舔边用手使劲的搓揉着师母雪白的屁股, 不一会师母的阴道不断的抖动,腿蹦得直直的, 连高翘的屁股也跟着微微的抖动忽然,她的阴道口一张, 一股微白的液体急冲而出我直觉得一股咸咸腥腥的东西流进我的嘴里, 我还来不及反应它就顺喉而下了,原来师母已经达到第一次高潮。 我只觉得我的鸡巴在裤子里涨得发痛,于是我飞快的脱下衣服。 用手握着发烫的鸡巴,从后面向师母的阴道进攻, 由于师母分泌的淫水太多滑腻腻的,我的鸡巴在师母的外阴和屁股上滑来滑去, 就是不得其门。 我越急越乱,鸡巴光在师母的屁股和外阴上刺来刺去。 师母罩在毛衣中发出“哧~哧~”的笑声,她摸索着伸出手, 握住我的鸡巴引导着向她的阴道口带去,当我的龟头抵在她的阴道口时, 我不用她再教屁股用力一顶,大鸡巴“扑哧”一声钻了进去。 虽然师母生过孩子但是她的阴道并不是很宽敞, 紧紧的包围着我的鸡巴我觉得暖暖的舒服极了。 我一耸一耸的运动着我的屁股,让我的鸡巴在师母浪穴中进进出出的做着活塞运动。 我越来越兴奋,抽插的动作也越来越大,只插得师母的浪穴淫水四溢, 飞溅出的淫水把我的小腹染得一塌煳涂连我的阴毛全都湿透了, 全软软的贴在我的小腹上当我插入时小腹勐烈的撞击着师母雪白肥大的屁股, 发出“啪~~~啪~~~~”的声音。 师母的大屁股也随着撞击象波浪般的抖动。 我阴茎抽出时带出师母两片红嫩的小阴唇,插入时它们又随着我的鸡巴进入师母的嫩穴。 师母也耸动着她的大屁股配合着我的抽插。 她的淫水是如此之多,当我的鸡巴勐力插入时, 总会挤出一股股的淫水抽出时龟头楞又会带出大量的淫水, 师母的淫水把我们的结合部位湿得滑腻腻的以至于我和师母的肥臀分开时, 能明显感觉到淫水的粘性。 师母不能控制的“伊~~伊~~呀~~呀~~”的叫个不停, 并用她的小穴使劲的夹着我的鸡巴现在我不管从视觉还是感觉上都达到最高的享受, 嘴里也不禁发出“啊~~啊~~”的叫声。 我伏在师母赤裸的背上,用舌头添着师母雪白的后背, 并用手使劲搓揉着师母的两个乳房和乳头。 我下面的鸡巴却一刻都没停止的在师母的小穴中进进出出, 直到此刻我还有点不相信哪个让我魂引梦牵的俏师母, 就在我枪下婉转求欢。 我卖力的干着师母的小穴,师母也努力的配合着我。 兴奋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的龟头正正发麻, 我知道要射精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紧缩肛门,努力控制住我射精的欲望。 这样过了一会,我忽然感到师母的阴道壁在微微的抖动, 我加快了我插穴的强度和深度果然,师母在一阵剧烈的抖动后, 她达到了高潮。 当师母滚烫的阴精淋在我龟头上时,我再也忍不住了。 我叫到: “师母~~我~~我也要射精了。” 师母听了一惊, 忙撑起身子说: “快~~快拔出来, 不要射在里面。” 看着师母这样着急,我不想违背师母意愿, 拔出了阴茎。 当阴茎拔离师母的小穴时,发出“卜”的一声。 我的精液也呈抛物线的急射而出,射在了师母雪白的背上和大屁股上, 浓浓的精液随着师母雪白的大屁股流了下来象百分之百牛奶。 师母也趴在桌子上气喘嘘嘘。 我抱着师母转了个身,并脱下师母还罩在头上的毛衣, 来个完全的赤裸相对。 只见师母紧闭着她那双妩媚的大眼睛,脸上的红潮还没有完全褪去, 性感的红唇还在微微的颤抖俏丽的脸上布满一层密密的细汗。 现在我才知道“香汗淋漓”原来正是形容这时候的女人。 师母到现在才挣开了她的眼睛,当她的美目望着我的时候, 我问: “师母我干得你舒服吗?”师母的脸又红了红, (我不知道师母为什么这么容易脸红 不过老实说师母脸红的时候特别吸引人)她伸手握着我微软的阴茎说: “你小小年纪, 从那里学来那么多调情的手段啊!”“师母 你不知道现在有A片吗?”我说。 师母这才恍然大悟的说: “原来如此, 这还是你的第一次吧?”我吃惊的望着师母说: “你怎么知道 难道我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吗?”师母笑笑没有回答 只是用她的小手使劲的捏了捏我的阴茎。 我抱紧师母赤裸的肉体, 在她耳边说: “师母, 你知道吗?我想干你想了快一年咯天天晚上我都想着和你做爱, 每次手淫都以你为目标不然晚上我就睡不着。” 师母忽然情动了,紧紧抱住我,并用她的舌头伸进我的嘴里, 我也贪婪的吮吸着师母的香舌。 在师母的挑逗下,我的阴茎又博起了,硬硬的抵住师母柔软的小腹。 师母低头看看我挺立的鸡巴,用手指弹了一下, 我的鸡巴上下跳动好象点头向师母致敬。 师母温柔的牵着我的手向客厅走去。 到了客厅,师母让我座在沙发上,她自己则蹲在我的面前, 张开她的红唇含住我发涨的鸡巴。 我吃惊的看着师母,师母望着我妩媚的笑。 并用她柔软的舌头轻轻添着我鲜红的龟头,还用舌头抵开我的马眼, 偶尔还轻轻咬咬我的鸡巴。 我兴奋极了,鸡巴在师母的小嘴中越涨越大, 忽然师母把我的整根鸡巴全部含在口中我感到我的龟头抵在师母的喉咙上, 师母用她的嘴来回的吮吸着我的鸡巴剧烈的快感冲击着我, 我不禁“啊~~啊~~”的呻吟出声。 看着风骚的师母高翘着屁股趴在那帮我口交, 我的内心充满了自豪感。 我一只手抚摩着师母高高翘起的屁股,一只手捏着师母的乳房。 我忽然觉得龟头出传来阵阵尿意,我才想起我今天很久没有撒尿了, 我不要意思的说: “师母我~~我~~想~~撒尿。” 师母停止工作抬起头白了我一眼,她拉起我的手向卫生间走去, 边走边抚摩我的阴茎我也用手摸着她的阴道, 还有手指插进去来回的抽动。 到了卫生间,师母扶着我的阴茎让我撒尿,当看见晶亮的尿液从我的阴茎喷出来时, 师母挣大着她的美目目不转睛的盯着我撒尿, 我猜师母是第一次这么近的看着男人撒尿。 我撒完尿后习惯性的抖了抖阴茎,没想道余下的尿液全撒在师母的美腿上。 师母报复似的使劲捏我的阴茎,我假装疼得“哎哟”一叫, 师母马上放松了握我阴茎的手。 我们继续互相爱抚着向客厅走去。 回到客厅,师母还是让我座在沙发上,然后她面对着我坐在我身上, 一手分开自己的大阴唇一手握着我的阴茎,肥大的屁股向下一压, 因为师母的阴道非常的湿润几乎没有费什么劲, 我的大鸡巴就“扑哧”一声完全消失在师母的小穴中。 师母来回的耸动着她的大屁股,她的阴道就象小孩的嘴一样, 一会吞进我的阴茎一会又吐出来。 随着师母上身不停的摆动两个乳房也不停的上下波动。 我双手抱住师母雪白的屁股,随着师母运动的频率用劲把师母向我阴茎上压。 沙发在我们的身下发出不堪重荷的 “沙沙”声, 伴随着师母阴道发出的“扑哧~~~扑哧~~~~~”的插穴声 我觉得这真是世上最美的乐章。 我用嘴含住师母上下波动的乳房,还用牙齿轻轻咬师母的乳头, 师母也因为剧烈的运动发出低沉的喘气声。 我的手越来越用力的捏着师母的屁股,我猜现在师母雪白的屁股一定被我捏得变了形。 师母低下头亲我,我也努力的把我的舌头伸进师母的口中, 和师母的香舌绞缠在一起我们互相吮吸着对方的唾液, 鼻子里都发出“呜~~呜~~”的鼻息声。 师母的动作越来越快,我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 不过由于先前射了一次精现在没有那么容易射精了。 渐渐的师母身上又出汗了,呻吟也越来越急促。 我知道师母又要泄身了,不禁使劲的向上耸动我的阴茎, 大约又过了几分钟师母忽然停止了抽动,接着师母的阴道传来剧烈的抖动, 夹着我阴茎的力量也逐渐增大师母的身体也颤抖着, 随着她的一声长叹师母的阴道“吐~~吐~~”的射出了大量的阴精。 火热的阴精淋在我的龟头上,我兴奋得发抖, 不过还好我没有射精。 师母软绵绵的倒在我怀里,阴道内还在不断的流出分泌物, 大量的淫液随着我的阴茎流在屁股上连我屁股下的沙发都打湿了一大片, 粘煳煳的贴着屁股很不爽。 师母感到我的阴茎还硬硬的插在她的阴道中, 她用手抱住我的脖子 用她俏丽的脸庞摩擦着我的脸赞叹的说: “你真棒, 等我歇息一会再来好吗?”看着师母妩媚的样子我当然不会拒绝, 但是我也乘机提出要求: “师母 让我射在你的小穴里好吗?”师母爱怜的用手拍拍我的脸说: “好吧”我听后不禁大乐。 我们就这样抱着互相抚摩和亲吻了一会, 我的阴茎一直插在师母的小穴中 师母用手捏了捏我的阴茎的根部打趣道: “你把你的第一次给我这个老太婆, 你不觉得亏了吗?”“你看起来就象我姐姐一点也不老啊, 再说我的童身能交给你这样的大美人这是我的荣幸”我真诚的说。 师母又拍拍我的脸说: “你就知道讨好人家”。 “不是啊,你是我见过的女人中,最让我心动的”我举着手宣誓般的说。 师母“~~哧~~哧~~”的淫笑,并又耸动着她的大屁股, 我知道我发起冲锋的时候到了我抱着师母,把她按在沙发上, 抬高师母两只丰满白皙的大腿疯狂的抽插着师母的小浪穴, 房间里又响起了“扑哧~~扑哧~~”的入穴声。 师母也淫荡的向上迎接着我阴茎的插入, 并媚眼如丝的盯着我。 看着师母美丽淫荡的容颜,我激动得快要爆炸, 我把师母的双腿压在她的胸膛上趴在师母身上, 飞快的耸动着我的屁股阴茎犹如飞梭般的插着师母的小穴, 每次都顶在师母的花心上师母又“哼哼啊啊”的唱起了歌, 她的阴唇随着阴茎的进进出出也翻进翻出的做着重复的变形运动。 师母真是个多水的女人,随着我阴茎的抽插, 淫水被阴茎象挤牛奶般的挤了出来沿着师母的屁股沟流在沙发上, 沙发上凹起的部分象水塘一样积满师母的淫水。 (难怪说,女人是水做的,这句话在这里得到精确的论证。 )这样大约抽查了一百多下,我的龟头一阵阵发麻, 我知道我快要射精了不由得加快了插入的速度, 师母也觉察到我的变化她也更加用力的迎合着我的插入。 终于我的龟头一阵跳动,大量得的精液急射而出, 滚烫的浓精烫得师母“啊~~啊~~”乱叫射精后的我无力的趴在师母丰满的肉体上, 大口大口的喘着起。 师母爱怜的用手摸去我额头上的汗水,然后座起身, 我软下来的阴茎随着师母的淫水滑了出来。 我低下头,看着师母发红的阴唇,她阴唇上占满的淫水, 在灯光下闪闪发光师母的阴道口还没有完全的关闭, 能看见我乳白色的精液正从师母哪个红色的小洞中流出来。 师母抬手打了我屁股一下说: “还没看够吗?小色狼”。 我又抱着师母亲起来,师母的嘴又软又湿, 亲起来感觉好极了。 师母抬头看看挂在墙上的钟“哎哟”一声站起来, 我不解的看着师母。 她急冲冲的说: “你快回教室吧,就快下自习了”。 边说边光着身子向厨房走去,我也看看墙上的钟, 不知不觉我已经来师母这里快一个小时了。 师母又从厨房走出来,手里拿着我的衣服和她那条黑色的小内裤, 她光着身子蹲在我面前用她的内裤仔细的替我擦着阴茎, 然后温柔的替我穿衣服。 当我衣服穿好后师母叫我快回教室, 我边走边问: “师母, 我还可以再来找你吗?”师母笑着点了点头于是我高兴的向教室跑去。 当我回到教室时,测验已经快要结束了。 陈xx老师很生气,问我上厕所为什么去那么久, 我骗他说我肚子痛去医务室拿药去了。 他一副不相信的样子,但是也没有再说什么。 我回到我的座位,还没做几道题就下课了。 当然,那次测验我考得非常糟糕。 不过想起师母对我的评价还很高,我也觉得值得。 我知道有所得必有所失,不是吗?后来我又不断的找机会和师母做爱, 这样情况直延续到我在外地去上大学为止。 在这期间,因为机会难得,我和师母那一年多时间里, 做爱的次数不过十几次左右。 刚上大学的时候,我还和他们联系过,不过每次信都是写给陈xx老师, 只是顺便问候师母。 我大一上期快结束的时候,收到师母给我的来信, 她告诉我他们全家都要迁到海南去其后我们间就断去了联系。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还会常常想起我的师母, 师母你知道我在想你吗?。